回到主页

重磅!武汉病毒研究所专利抢注,GILEAD官方回应:“病人第一!”

· 知识产权

2月4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官网发表了一篇名为《我国学者在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筛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的文章。文章中指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生物安全大科学研究中心与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开展联合研究,并发现瑞德西韦(Remdesivir)和磷酸氯喹(Chloroquine)两种药物在细胞水平上能有效抑制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其在人体上的作用还有待临床验证。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表示:“为服务于疫情防控,合作双方单位联合声明:在上述具有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作用的药物中,我们对于国内已经上市并能够完全实现自主供应的药物磷酸氯喹,不申请相关专利,以鼓励相关企业参与疫情防控的积极性;对在我国尚未上市,且具有知识产权壁垒的药物瑞德西韦,我们依据国际惯例,从保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在1月21日申报了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并将通过PCT(专利合作协定)途径进入全球主要国家。”

众所周知,武汉病毒所用于研究的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目前来自吉利德(Gilead)自有库存。吉利德的CEO Daniel O’Day今天也在公司会议上上对此事件作出了回应。我们在此不放出视频,仅为大家听译其中的内容。

记者:I'd like to ask a follow-up question. So recently there was some reporting that China’s Wuhan Virology Institute and together with the Chinese military academy, they applied for the patent of Remdesivir. So obviously this is a delicate balance between fighting the epidemic and saving lives, versus IP protection question, so this is a little bit probably delicate, but I do want to know what is the Gileadtory action towards this application and what’s Gilead’s stance if China’s IP authority approves this application and how are we going to continue to manage the control of Remdesivir development and also retaining the right to help fight the epidemic.

最近有报道称,中国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以及中国军事学院共同申请了Remdesivir的专利。因此,显然这是在抗击流行病和挽救生命与保护IP的问题之间的微妙平衡,但是我想知道Gilead针对此应用所采取的行动是什么,如果中国决定IP属于Gilead,Gilead会是什么立场?当局批准了该申请,我们将如何继续管理Remdesivir的开发并保留抗击该流行病的权利?

Daniel O’Day:Thank you so much, it’s a relevant question and honestly it just came out overnight and like everything with Remdesivir we are moving as quickly as we can. I think I messaged you, and to everybody, because that has no impact upon what we are going to do with global health. I just want to be tremendously clear here that our responsibility is patient, and our responsibility is to number one, pursue the right clinical programs to determine whether or not this medicine has an impact with patients or not and will be driven by the science and by the clinical evidence and at the same time ramping our production up in the event that it does, that we can get this medicine to as many patients around the globe and the patent is not at the forefront of our mind. I will say that, cause I checked with our pack of colleagues, that as we would with any medicine at Gilead, we have patents on Remdesivir not only for the compound, but also for all of its uses including coronavirus in regions around the world, but we will not get into a patent dispute, we will find a way to help patients and of course we will find a way to protect our intellectual property as a separate step of the process, but patients first.

非常感谢,这是一个相关的问题,老实说,它是在一夜之间出现的,就像Remdesivir一样。我想向您和所有人传达一个信息,这对我们在处理的全球健康事业没有任何影响。我只想在此非常清楚地表明,我们的首要责任是病人。我们的责任是奉行正确的临床计划,通过科学和技术的推动,以确定这种药物是否对患者产生影响。如果临床效果是好的,我们则增加药物生产量,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将这种药物尽可能多得提供给全球的患者,而专利并不是我们的首要考虑。我与我们的同事们进行了核对,就像吉利德(Gilead)在全世界对待任何药物一样,我们在Remdesivir上拥有该化合物的专利,包括冠状病毒的专利,但是我们不会陷入专利纠纷,我们将找到一种方法来帮助患者,当然,在此过程中,我们将找到一种方法来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但患者是首位的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的文章发布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一时,关于武汉病毒所“抢注”特效药专利权的新闻随处可见。

针对武汉病毒所“抢注”瑞德西韦药物用途专利能否成功,格知律所合伙人,专职负责知识产权和专利申请相关业务的叶俊律师给出了一系列解答。由于叶俊律师本人不从事制药行业的专利事务,以下回答仅从专利法的一般原理来为大家介绍此次事件。

Question 1:武汉研究所申请的药物用途专利是否就意味着审批通过?

首先,专利申请从提交到公开给全社会会经历一段时间。所以目前我们还没看到武汉病毒所申请的这个专利的全文。根据目前的武汉病毒所的公告来看,这个专利申请试图覆盖 的范围是使用瑞德西韦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很多人不太理解为什么同一种药不同的用途可以被分别申请专利。其实这是一种从立法上鼓励全社会探索已有药物新用途的机制。反过来说,如果不给予这种探索新用途行为一定的保护,在某种程度上,医药研发公司会丧失一些探索新用途的动力。

专利申请在大部分国家都需要经过审查过程,也就是国家的知识产权机关根据已有的技术,文献,资料来判断专利申请是否满足所在国专利法的要求。比如说,专利申请中涉及的发明要足够新,而不是简单重复前人的思路和工作。所以病毒所目前仅仅是提交了这个专利申请,远远没到审批通过授权的阶段。

Question 2: 吉利德(Gilead)是否为瑞德西韦注册专利?武汉研究所的做法是否构成侵权?

对于Gilead这样的大型制药公司,我相信围绕瑞德西韦的专利申请绝对不止一个两个,也不会仅仅在中美两个国家申请。这些专利申请的范围也应该包括了化合物本身,制备方法,和相关用途。至少有一项专利申请是覆盖了瑞德西韦在治疗冠状病毒的用途(注意这里没有针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

申请专利这个行为本身不会造成侵权。同样,拥有专利也不会保证自己不侵犯别人的专利。

Question 3:美国公开药品成分,相当于中国可无偿使用吗?如何理解武汉研究所的专利申请风波?

这要从专利制度说起。专利制度本身是鼓励民众或企业与社会共享自己的发明和创新成果。而当民众或企业将自己的智力劳动成果与社会分享时,政府就通过法律保证一段时间的独享权。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里,任何人使用这些发明都必须获得发明人的许可 (例如向发明人缴纳一定的费用)。所以专利申请本身就要求了一定程度的公开,而这样的公开并不代表着他人可以随意使用专利申请里的发明。

至于武汉研究所在这个时间点提出了专利申请的动机,只能说有几方面的猜测。其中一种猜测是武汉病毒所有可能以此专利申请为谈判筹码,要求获得Gilead的许可。

首先,假设武汉病毒所这个专利申请大概率会被授权。此时理论上所有使用瑞德西韦治疗2019新冠病毒的机构将会侵犯武汉病毒所的这个专利,包括Gilead本身。而武汉病毒所如果要制备生产瑞德西韦,将会侵犯Gilead的药物专利。在这种情况下,武汉病毒所可以要求Gilead和病毒所之间做一个“交叉许可”,也就是说互相授权对方使用自己的专利。这个猜测在某种程度上也与武汉病毒所的公告吻合:“如果国外相关企业有意为我国疫情防控做出贡献,我们双方一致同意在国家需要的情况下,暂不要求实施专利所主张的权力,希望和国外制药公司共同协作为疫情防控尽绵薄之力。”

叶俊律师还提到,中国专利法第五十条:“为了公共健康目的,对取得专利权的药品,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可以给予制造并将其出口到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的有关国际条约规定的国家或者地区的强制许可。”

对于吉利德(Gilead)的回应,叶俊律师表示,Gilead的意思是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专利完全不重要,他们首要目标是准备提高产量,如果药有效的话,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帮助到最多的病人。同时他也说了,他相信Gilead对于每个药物都有足够的专利保护。足够的专利保护包括了化合物和使用化合物来治疗冠状病毒的用途。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